页面载入中...

又见故人莫言谈粥 - 全文

  记:迈入80岁,对您来说,进入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琼:现在每天的生活非常忙碌,我在整理所有的作品,有的需要校对,有的需要增补内容,还偶尔面对媒体的采访、与读者的互动,光这些工作就让我每天很忙碌、很充实。我一辈子没有去公司行号上过班,但也觉得自己常常比上班族还忙,既没有上班打卡,也没有下班休息的概念,常常在计算机前超过10个小时。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一直忙于自己热爱的写作。

  临清贡砖是近几十年尤其是近几年运河文化研究的重点,由于缺乏相应的考古发掘资料,对贡砖烧造场所的研究难以深入。上世纪80年代以来,贡砖研究者多依据历史文献和调查资料,而文献资料也是只言片语,非常简略,有窑场的记载,但窑场是什么样子没有记载。通过此次考古发掘,可以廓清砖窑的形制结构、年代变化、时代特征及该窑场始建、繁荣及衰落的发展历程,弥补或校正了文献记载所不足。这不但获取了贡砖研究的第一手实物资料,还将促进运河文化研究,同时为国家正在进行的京杭运河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走在临清运河岸边的旷野上,堆堆散落惨败的青砖,个个微微隆起的土坎可见,“这就是明清时期临清贡砖的官窑遗址,那个时候这里遍布着朝廷的官窑。”指着附近的老人眼中,似乎充满着对昔日繁华盛况的追忆。

  翻开临清地图,一个个如东窑、西窑、张窑、陈窑之类的地名不断闪入眼帘,这些村子便是以当年贡砖烧制古窑命名的。如今,临清贡砖砖窑已不多见,可这些延续下来的村子似乎还在诉说着当年临清贡砖烧制的辉煌历史。

  北京城,临清砖。走进北京城,我们会为故宫的霸气、十三陵的灵气所折服,然而在这宏伟建筑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临清贡砖。在北京城,不仅仅故宫和十三陵,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各城门楼、钟鼓楼、文庙、国子监、清东陵、清西陵,无不闪现着临清贡砖的身影。据了解,北京修建皇城所用贡砖,绝大多数都来自临清。临清贡砖撑起了北京皇城。

  重庆市渝中区区长商奎向《工人日报》记者表示,渝中区是重庆“母城”,承载重庆的建城史和开埠史,政府将“坚持开发与保护并重,以文立城、以文兴业、以文塑人,充分彰显母城文化风韵。”

  据了解,对保护古文物的诉求,重庆地方政府一直比较重视。正如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所说:“朝天门是城市的地标,山城历史的源头和基因就在朝天门。”早在2015年10月,朝天门一处工地被发现藏有珍贵的宋明古城墙,却疑似被施工人员破坏。重庆市政府随后在网上公开回应说,对事故高度重视,将配合市级有关部门单位,编制古城墙遗址保护方案。

  2017年12月,重庆市发布《重庆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商奎说,这充分体现了全社会对历史文化的关注和保护。我辈有责任做好朝天门区域的历史文化保护,让海外的重庆游子都能在这片历史的土壤上“留住乡愁”。现在是一个开放的世界,我们要用重庆包容的精神,去做更好的规划、交通改造、人性化的设计。

  本月24日至26日,“民间瑰宝·魅力之都”2017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尚创意设计大赛·一米之内非遗体验行动亮相第二届白洋淀(雄安·容城)国际服装文化节,并成为本次活动吸睛亮点,获得多方关注。

  “民间瑰宝·魅力之都”2017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尚创意设计大赛(以下简称大赛)是由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西城区文化委员会、西城区产业发展促进局联合主办,西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北京服装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北京联合大学艺术学院联合承办的市级文化活动。

  第二届白洋淀(雄安·容城)国际服装文化节,以“千年雄安 时尚元年”为主题,分为论、展、秀和系列活动四大块。规划建设河北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此次文化节是雄安新区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设立雄安新区一系列重要指示的具体行动,是立足本地实际建设雄安新区的重要活动,是新区人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现实体验。

  大赛受邀参加文化节,组织挑选有代表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集中展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实践中的宝贵经验和所得成果,为观众提供近距离接触非遗、体验非遗的机会,为雄安新区的建设增添北京非遗文化内涵,不断促进传统民族文化与现代时尚生活融合,增强民族文化自信。

  王红星在2017年被查后,便消失在了公众眼前,在他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究竟犯了什么事儿?

  不妨来看法院的判决书。

  法院一审认为:

2010年至2016年期间,王红星利用分管王红星声乐艺术中心、负责音乐学院研究生招生工作等职务便利,在推荐留学、招生考试、求职、借读、参赛等事项上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42万元。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从改革开放40年文学演变进程来看,文学总是能敏锐感应社会生活种种动向,并也在这种审美反应中及时更新自己。这便使生活脉动构成写作的内在气韵,现实气息构成作品的基本底色,从而使40年小说创作在总体上实现了与时代精神的同频共振。

  在十年浩劫甫一结束的新时期,文学在进行理论思想上拨乱反正的同时,能在短时间内由“伤痕文学”开始文学创作上的复苏,是因为作家勇于直面新的生活现实,高度关注人的精神状态,注重以文学的方式传达人民心声。以《班主任》《伤痕》《神圣的使命》等为代表的短篇小说,以《天云山传奇》《犯人李铜钟的故事》等为代表的中篇小说,拉开了“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的序幕,文学因立足生活,紧贴现实,重新获得应有的思想内力与艺术活力。

  40年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彩,写法丰繁多样,但现实题材始终占据主流位置,它敏锐感知生活脉息,准确捕捉时代脉搏,跟踪式表现改革开放历史进程的侧影、社会生活的深层变化与人们精神世界的悄然变动。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不仅发出“改革文学”的先声,而且树立小说创作“向前看”姿态,使得小说创作回荡起时代新人的豪气与时代精神的正气。上世纪80年代之后,小说创作接连出现“现实主义深化”“新写实”等写作倾向,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改革文学”的延宕与余响。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认为被吃掉的天价香蕉一事很有趣。艺评人林霖称:“这一艺术事件,比艺术品本身更具诠释意义。”因为,这次异常轰动的“行为艺术”,再次提醒人们思考,当代艺术究竟是什么?

  艺术进入现当代,某些评判艺术的标准不停地在发生变化,甚至出现了不少“惊天大逆转”,它们时不时在不断颠覆之前人们的审美观。于是人们看到,现当代艺术发展进程中,以恶作剧般行为留名艺术史的作品不在少数。早在1917年,当代艺术鼻祖马塞尔·杜尚就是这样刷出存在感的:他从商店买来一只白色瓷质的男用小便池,签上自己的名字,取名《泉》,将其堂而皇之送去展览。德国艺术家古斯塔夫·梅茨戈尔2004年一件名为《袋子》的作品,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出时曾被清洁女工当成垃圾扔了出去——这件艺术品本就是由装满旧报纸、硬纸壳的大塑料垃圾袋构成的。

  光明日报济南9月13日电(记者赵秋丽、李志臣)13日,为期5天的第五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在山东济南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及传承人云集山东,为广大游客和观众奉献一场精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盛宴。

  本届非遗博览会由文化和旅游部、山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山东省文化厅、济南市人民政府共同承办,以“活态传承、活力再现”为主题,体现“见人见物见生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本届博览会采用“一馆多点”的办会形式,除在济南舜耕国际会展中心设置主会场外,还在商河、潍坊等地设置了9个分会场。值得一提的是,主展馆的主体展区在布局上打破常规,不再按照省份进行划分,而是按照传统工艺展览项目,分成织绣印染、陶冶烧造、编织扎制、制茶酿造、印刷刻绘、家具文房、中药炮制、雕刻塑造八个主题,现场活动则分为展演、展览、比赛、体验和论坛五大板块。围绕“振兴传统工艺与精准扶贫”和“传统表演艺术传承发展”两大论坛,与会专家、学者、传承人代表共同交流经验,分享优秀案例,探讨非遗保护与传承领域的难点问题。

admin
又见故人莫言谈粥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