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又见故人莫言谈粥 - 第3页

  王红星在2017年被查后,便消失在了公众眼前,在他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究竟犯了什么事儿?

  不妨来看法院的判决书。

  法院一审认为:

2010年至2016年期间,王红星利用分管王红星声乐艺术中心、负责音乐学院研究生招生工作等职务便利,在推荐留学、招生考试、求职、借读、参赛等事项上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42万元。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从改革开放40年文学演变进程来看,文学总是能敏锐感应社会生活种种动向,并也在这种审美反应中及时更新自己。这便使生活脉动构成写作的内在气韵,现实气息构成作品的基本底色,从而使40年小说创作在总体上实现了与时代精神的同频共振。

  在十年浩劫甫一结束的新时期,文学在进行理论思想上拨乱反正的同时,能在短时间内由“伤痕文学”开始文学创作上的复苏,是因为作家勇于直面新的生活现实,高度关注人的精神状态,注重以文学的方式传达人民心声。以《班主任》《伤痕》《神圣的使命》等为代表的短篇小说,以《天云山传奇》《犯人李铜钟的故事》等为代表的中篇小说,拉开了“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的序幕,文学因立足生活,紧贴现实,重新获得应有的思想内力与艺术活力。

  40年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彩,写法丰繁多样,但现实题材始终占据主流位置,它敏锐感知生活脉息,准确捕捉时代脉搏,跟踪式表现改革开放历史进程的侧影、社会生活的深层变化与人们精神世界的悄然变动。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不仅发出“改革文学”的先声,而且树立小说创作“向前看”姿态,使得小说创作回荡起时代新人的豪气与时代精神的正气。上世纪80年代之后,小说创作接连出现“现实主义深化”“新写实”等写作倾向,在一定程度上可视为“改革文学”的延宕与余响。

admin
又见故人莫言谈粥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