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传承 铸造美味

  沿着现实主义道路不断拓进

  现实主义因其细节的真实性、形象的典型性与描写方式的客观性等主要特征,满足中国作家的写作追求,也贴合中国读者的阅读需求,现实主义一直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尤其是40年来小说创作中占据突出地位,催生了一大批优秀小说作品。

  “伤痕文学”在刚一露面引起争议之时,陈荒煤就敏锐指出:伤痕文学“揭示了人们心上留下的伤痕”“也触动了文学创作上的伤痕”。也就是说,“伤痕文学”以直面人生与人心的方式,恢复了文学写作中的现实主义传统。小说创作中以直面现实为旨归的现实主义写作,不仅在发展演进中逐步走向深化,而且历练了一茬又一茬的实力派作家,推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经典性作品。

  当时的克罗地亚仍然是奥地利帝国(1867年后为奥匈帝国)的一部分。随着法国大革命后形成的民族主义思潮席卷欧洲。19世纪20、30年代,在克罗地亚的青年知识分子中间也逐渐萌生了民族意识。路德维特?盖伊(1809-1872年)于 1830 年发表了《克罗地亚-斯拉沃尼亚正字法概要》。它统一了克罗地亚语的正字法,改革了文学语言,从而大大加速了克罗地亚民族文学的前进步伐。在盖伊的积极推动下,《克罗地亚新闻》、文学周刊《启明星》等刊物相继创刊。盖伊本人创作的《克罗地亚人要团结和统一》便是一首充满爱国激情的抒情诗,几成当时民族复兴运动的政治宣言。

  在奥匈帝国统治时期最著名的克罗地亚作家当属奥古斯特?谢诺阿(1838-1881年)。他诞生在萨格勒布(今克罗地亚首都)一个资产阶级家庭。1857年在萨格勒布读完中学,接着又在萨格勒布和布拉格(今捷克首都)大学攻读法律(1858-1865年)。大学毕业后,他当过编辑,也从政做过议员。但他的兴趣始终在文学方面,从中学时代开始就用德文、捷克文,然后改用克罗地亚文字,做过写作的尝试。他一度为工作繁忙而无法专心致志地从事写作感到苦恼:“只可惜我因条件所限,不能把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这项工作”。但他怀着作家必须“窥视人民的心灵,看到他们的创伤”的使命感,连续创作出了四部长篇历史小说:《珠宝商的黄金》、《季奥格涅斯》、《誓言》以及《农民起义》。

  这最末一部《农民起义》是谢诺阿的代表作。这部发表于1877年的长篇历史小说成功再现了十六世纪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民族的一次大规模农民起义,并设置了两条主线推动情节的发展:一条是塔希与赫格宁这两个封建家族为了争夺领地而进行的延续十年之久的争斗;另一条是广大农民与封建主之间的矛盾冲突。随着情节的发展,小说越来越突出了第二条线索,并由农民与塔希的冲突扩大为农民反对一切封建贵族的起义。在小说创作过程中,谢诺阿甚至带着所有的材料和精确的地图,走遍了当时作为农民起义舞台的所有地区,进行实地考察。正因如此,他在小说卷首的献词里才胸有成竹地向读者保证:“在这部书里,所有的人物都是历史人物,甚至最下层的仆人也不例外,所有骇人听闻的场面、吸血者的累累罪行,都是真实的,虽然它没有一件被写进编年史,但却是被法庭上的证人证明了的。”

  小说《农民起义》不但考据精细,而且语言动人。其结尾更是不落俗套:封建主塔希的幽灵钻出坟墓,妄图抹掉墓碑上的名字,使人们忘掉他的恶行,可是他却失望地又钻回了坟墓——因为他发现一切都变了样,农民在土地上愉快地耕耘,而自由的歌声则在碧翠的森林中到处回荡。那映照在森林里的绚丽血红的朝霞,好似天空中盛开着的用克罗地亚民族和斯洛文尼亚民族殉难者鲜血染成的红花。毫无疑问,奥古斯特?谢诺阿正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作品唤醒民众的心灵,“用惊雷般的吼声使他们觉亡悟”,以先人为榜样,“从家乡的葡萄园里铲除荞草”,为赢得民族的独立与自由而斗争。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非遗传承 铸造美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